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计算产业未来已来 华为还会有什么“大动作”?

编辑/2019-09-11/ 分类:科技资讯/阅读:
人工智能技术在各行各业的逐渐渗透,正在给算力提出前所未有的新挑战;而算力作为人工智能的基础,也已经成为推动人工智能普及的核心驱动力。在这一趋势下,传统计算产业的创新和变革已经势在必行。 为此,在过去一年间,华为在计算产业上的布局火力全开。在 ...
  人工智能技术在各行各业的逐渐渗透,正在给算力提出前所未有的新挑战;而算力作为人工智能的基础,也已经成为推动人工智能普及的核心驱动力。在这一趋势下,传统计算产业的创新和变革已经势在必行。

  为此,在过去一年间,华为在计算产业上的布局火力全开。在去年的华为全联接大会上,华为发布全球首个覆盖全场景人工智能的昇腾(Ascend)系列处理器;今年年初,华为又发布了鲲鹏(Kunpeng)920处理器。

  昇腾与鲲鹏两款主力处理器的推出,既代表了华为推动计算产业创新的最新能力,也为华为进一步布局计算产业奠定了基础。紧接着,华为围绕这两款处理器打造的服务器、存储等新一系列新产品陆续上市。除此之外,华为的GaussDB数据库也在历时12年的研发和打磨后,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可以说,在短短一年中,华为几乎完成了在计算产业的全方位布局。

  这样的布局速度几乎是以往计算产业数年乃至数十年才能完成的事情。但在笔者看来,华为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针对计算产业的布局,华为除了芯片、数据库、服务器等之外,下一步必将瞄准服务器操作系统领域;尤其在9月18日,2019华为全联接大会将盛大召开,华为服务器操作系统无疑非常值得期待。

  计算产业未来已来 华为还会有什么“大动作”?

  计算产业正处于大变革的前夜

  近年来,量子计算、DNA生物计算等新型计算技术不断升温,以及石墨烯等新材料的出现,计算产业的发展正处在全面变革的前夜。

  事实上,在过去数十年间,计算技术的演进一直处在线性发展阶段,整机结构上始终沿用冯·诺依曼架构,半导体工程制程也始终遵循摩尔定律。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发展和应用逐渐兴起,传统计算技术变革距离临界点越来越近。

  目前,新型计算技术的演进有以下几个主流方向:首先是传统硅基计算向AI计算的演进,得益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计算架构正在从冯·诺依曼架构向类脑架构进化,神经网络计算等成为计算新趋势;其次是以石墨烯、生物DNA等碳基计算材料为代表的新型计算崛起;三是以量子、光子等为代表的新型微粒子计算正在成为计算产业发展新方向。

  但在诸多新型计算技术的发展方向中,硅基计算产业的发展最为成熟,生态系统也最为完善,在可预见的未来,硅基计算依然是计算产业主流的演进方向,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融入,也将成为推动硅基计算的重要驱动力。

  相比较而言,碳基计算、量子计算等非硅基计算技术,如今还停留在理论研究和实验室验证阶段,尚无成熟、通用、商业化的芯片或产品问世。在这种情况下,传统计算产业通过与人工智能的融合持续演进就变得更加顺理成章。

  在过去数十年间,传统计算产业的发展已经走过了计算资源从稀缺到普及的历程:早期,计算产业以大型机为代表,不仅价格昂贵,而且应用范围窄;后来,x86架构的崛起推动了计算力的普及,计算产业得到了全面发展。

  但如今,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应用,企业对于算力的需求再度飙升,传统计算产业亟待转型升级。有数据显示,全球每年新增数据20ZB,AI算力需求每3.5个月翻一倍;这一速度已经远超摩尔定律关于性能翻倍的周期。与此同时,5G、物联网、边缘计算等新技术的崛起,也让算力需求变得更加多样化。

  加速计算产业升级 华为还差一块“拼图”

  针对人工智能给计算产业带来的影响,华为发布的《全球产业展望GIV 2025》也给出预测,到2025年,大企业AI普及率将达到86%。为此,华为开始在计算领域全面发力,并致力用芯片、AI和架构创新等技术,为客户提供强劲算力、云边协同、全场景覆盖、一体化的计算解决方案。

  其中,昇腾+鲲鹏无疑是核心所在。去年华为全联接大会上,昇腾910的横空出世更像是一个里程碑。作为全球已发布的单片算力最强的AI处理器,昇腾910恰恰是为AI应用而生。基于昇腾芯片,华为面向人工智能应用和智能驾驶也分别推出了Atlas和MDC两个系列的产品,以推动普惠AI的目标落地。

  今年8月,华为推出算力最强的AI处理器昇腾910和全场景AI计算框架MindSpore,完成在全栈全场景AI解决方案的构建。在昇腾系列AI处理器等的支撑下,华为Atlas人工智能计算平台也可以面向不同应用场景和不同行业,打造相应的AI解决方案,以满足不同行业和不同场景应用AI时对算力的需求。

  相比较昇腾系列主打AI计算不同,华为鲲鹏920芯片主打通用计算,基于鲲鹏处理器打造的TaiShan服务器,其优势主要体现在高性能、低功耗上。这样一来就可以帮助企业更好地进行大数据的即时处理和计算,从而为未来走向智能时代奠定基础。

  但对于计算产业来说,单纯有芯片和产品还远远不够,构建一个以处理器为核心,开放、合作、共赢的生态更是必不可少。由此,鲲鹏计算产业生态的建设和发展也进入加速赛道,华为甚至计划要为此在未来五年内投资30亿元人民币。鲲鹏计算产业生态的建设,不仅可以推动计算产业做大做强,还能更好地满足企业不断增长的算力需求。

  从芯片到处理器,再从服务器到产业生态,华为在计算产业围绕硬件所展开的一系列布局已经基本成型;而在软件领域,华为同样也在加速布局。今年5月,人工智能原生(AI-Native)数据库——华为GaussDB数据库的发布,也成为华为计算战略的重要一环。

  此外,在华为计算版图中,服务器操作系统也是一块重要的拼图。接下来,不管是出于何种考虑,华为都将顺势推出服务器操作系统。

  为服务器操作系统为何如此值得期待?

  长久以来,我国信息产业的发展就有“缺芯少魂”一说,其中的“芯”指的是芯片,而“魂”则表示操作系统。从上世纪80年代PC时代崛起,Windows一统天下;到移动互联网的全面崛起,安卓和IOS各领风骚,操作系统一直都是我们的短板。

  尽管在一段时间里,打造国产操作系统的呼声很高,而且也确实有一系列国产操作系统问世,但不管是软件开发者还是硬件厂商都不太支持,正因为没有生态号召力,许多国产操作系统都没有真正普及。

  在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大行其道的今天,面对计算产业发生的深刻变化,华为已经完成在处理器、服务器、存储和数据库等方面的布局,这也让华为是否会推出自主研发的服务器操作系统变得更加让人期待。对比华为自主研发GaussDB数据库、鲲鹏920处理器等,我们或许可以从中看出一些华为服务器操作系统的影子。

  首先,华为在服务器操作系统的研发上早有布局,只是“藏在深闺无人知”罢了。这就像GaussDB数据库一样:早在2007年,华为就开始组织人手研发内存数据库,项目代号GMDB;2010年,华为数据库研发团队开始对GMDB进行全面重构,数据库类型也开始从内存数据库向通用关系型数据库转变;2012年,GMDB开始在华为内部大规模商用;直到2019年,GaussDB数据库才真正推向市场。

  其次,华为服务器操作系统基于Linux内核开发。这一点再正常不过,在服务器操作系统领域,比较有代表性的流派有Windows Server、Unix、Linux等,其中Linux在服务器市场中非常受欢迎,这源于其在安全性、稳定性、性价比等方面所具备的优势。目前,许多国产操作系统企业都是以Linux为基础开发,华为很可能也会沿用这一路线。

  第三,华为服务器操作系统将在生态层面寻求新突破。众所周知,过去许多国产操作系统之所以寂寂无声,一方面与其自身的成熟度不足有关,另一方面则与操作系统生态建不起来关系密切。考虑到这一因素,华为必将推动其服务器操作系统的开源,从而吸引更多的开发者和生态伙伴共同参与其中;但由于华为自己也做服务器,未来华为的服务器操作系统除了自己使用外,对外估计不会推出商用版,而是以开源为主。

  除此之外,为顺应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应用需要,华为的服务器操作系统很可能也会有针对性的设计,从而为计算产业发展注入新动力。但华为服务器操作系统具体有哪些特性,估计还要等到今年的全联接大会上才会全面揭晓。
TAG:
阅读: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趋势研报:利好消息不断,A股牛市未尽
广告 330*360

推荐文章

Recommend article
广告 330*360

热门文章

HOT NEWS
  • 周榜
  • 月榜
广告 330*360
仿站低至300元,新闻自媒体
非希特科技网
微信二维码扫一扫
关注微信公众号
新闻自媒体联系QQ:327004128 邮箱:327004128@qq.com Copyright © 2015-2019 非希特科技网 版权所有
二维码
意见反馈 二维码